Jacky

2017

<0>

Jacky,其人身高普通,国字脸,满脸写满了“啊我又怎么了“的无辜神情。
要是让我回想一些关于他的画面,满脑子只有他半张着嘴,露出”啊?“的表情。
如果说我是思想上的矮子行动上的地精逻辑上的杠精,那么Jacky 便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普通人逻辑上曾经的杠精,曾经一起互相杠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很久了,现在大部分时候他更乐意用“啊那不是好棒棒”“🐂🍺”等等无聊的句式来断绝被我拉入互杠大战的可能性,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被称做”糊弄学“,当你不再想回复某人的无聊日常分享时使用。
大一 Jacky 是班长,我是团支书。
大二我们都“卸任”,班主任说什么都不再留任了。套用Jacky的原话:“当班委?留级当吗?”—-我们并没有八核大脑,无法游刃有余于世俗的虚与委蛇与绩点之间。虽然后来两年的班委我认为他们 do a shitty job,但,为人民服务的确很难。
Jacky的发小勇哥是隔壁班班长。
那年期末,勇哥是年级第一,Jacky年级二十名。
我是我们院倒数二十名。
分数这个东西,一开始差距特别大时,还反复比较仔细分析患得患失自怨自艾,时间久了也就自我习惯自我接纳随缘自适了。只是偶尔还是会冒出“都是平时一起吹水的兄弟为什么别人那么优秀”的想法。
说句老实话,在我们这样的工科强校,只有成绩好的人会告诉无知懵懂的高中孩子成绩这东西没啥重要的,学酥学渣如我之流只会咬牙切齿的历数成绩好能享受到的种种优势:两千软妹币中欧交流的机会只属于成绩5%的佼佼者,学院的暑期集训只收年级前15%的优秀者……不胜枚举,失去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在大一结束的假期,2018世界杯的赛季,巴西踢墨西哥。彼时我等学渣已经放假逃之夭夭回家当咸鱼了,优秀的人比如Jacky和勇哥耗在学校,等待着再晚一个星期享受只收两千软妹币的欧洲半月游,勇哥选了去法国,Jacky选了去波兰。那天晚上,先是零点Jacky给我发了一串

“学校网络断了去小南门的酒吧了”

“这酒有意思叫今晚不回家”

“哇靠这酒有点烈啊”

“今晚不回家啊哈哈哈哈”

“我缓过来了缓过来了”

“哎哟还是昏的”。

我看着感觉没啥大碍也就没仔细问,看着球赛插科打诨几句就准备睡了。睡前瞅见微信里勇哥私信我“Jacky喝今晚不回家遭了””他好像有点不正常“。没来得及细想就堕入梦乡。
第二天十点起来Jacky的消息30+:

1:00:”勇哥这个畜生不是人,拉着小姐姐就走了留我一个人“;

2:45:”我一个人在小南门晃来晃去真开心“”发现了个通宵网吧哈哈哈哈“;

3:00:”没带身份证网吧不让进“”我一个人流落街头好惨“;

3:45:”勇哥真的不是朋友““不想回去吵醒阿姨给我开门……”;

7:45:“回宿舍睡觉了”;

14:45,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我们学校的宵禁制度和后门小酒吧,有兴趣的大学生可以在任何搜索引擎搜”考试周“,然后选择自动补全的”考试周破防“,赵向前同志会为大家奉上精彩绝伦的解说。)
我以为这场一时兴起的小南门青春徘徊剧场差不多就结束了,直到下午我刷知乎看见勇哥的问题关注track:

43分钟前——‘已经有女朋友了,但又遇到更喜欢的对象怎么办?’

40分钟前——‘你错过了哪些异性对你的暗示?你的哪些暗示没有被异性理解?’

36分钟前——‘男生什么状态才体现出他已经爱上你了?

35分钟前——‘有多少人从大学恋爱到结婚,你们幸福吗?’

勇哥会有感情方面的关注记录,我倒是能理解,上半学期我想暗示Chris的时候,疯狂的在知乎收藏“什么时候应该表白?”“知道没有结果的感情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可是这个情况完全不一样啊,这是先绿现任再去许下天长地久的大型三观崩塌现场啊!Jacky勇哥和我三个人做了一学期数学建模校内赛写了三篇水论文共度清明端午劳动三个小长假,我多多少少还是耳闻,勇哥此人曾是个浪子,高中曾有情债无数,至于是否是吹嘘,对情节并没有什么影响。
当下我就截屏存图,去问Jacky头天晚上在他和勇哥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Jacky:“我那么可怜我身上能发生什么?你还不如问我看到了什么。”
“那你目睹了啥子哟?”
“不过是抛弃朋友,和小姐姐操场看星,凌晨四点吵醒阿姨。”
至于勇哥,在微信上满口“你冤枉我了我不记得我关注过这些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之后,骂了一句“Jacky真的不够朋友”。

Jacky的波兰行却也没留下什么波澜壮阔的一笔,之后再嫌少听他提及,旅行经历本就是很个人的珍藏记忆。但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当地第一次尝试了烟草,“很清新,推荐你也可以尝试一下。”,后来证明他当时尝试的确实是女烟。

我从来不觉得Jacky会有什么心理上的问题————朋友之间太熟悉了大概会习惯性忽略他们近来的内心感受,而且大部分聊天的时候我们很少谈比较本质的最近心情怎么样这种话题,大部分时候是很具像化的“后门外卖的小龙虾不要点,一宿舍三个人拉肚子了”“你赶紧看今年wwdc的评价 2018 new ipad香死了买吧买吧”“新看个网飞的剧赛博朋克风格超好的”“靠我在看书你不要发消息诱惑我玩手机”……
但是有天晚上我刷知乎,看见他关注了“抑郁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时无言。
有意无意问了几句,他倒是心态成熟而态度敷衍,“很正常啊”,“哦哦嗯嗯就那样”。
我也觉得颇为无趣,便不再调解。
从那之后到现在我与他再难有只言片语交流。

开学听媛媛媛说了一句话,才知道其实谁都知道。

“Jacky要是再高一点再帅一点,你们早就在一起了。”

但我知道,那几年的Jacky,也许在对自己性向模糊不清探索的阶段,还没断掉联系前某个夜晚他吐露的只言片语:“我小时候有个很崇拜的邻居哥哥,有一年过年回家,我和他聊天,他向我出柜了。”“在我们那个小地方我第一次听说也还是很惊世骇俗的。”“有时候我在想我自己”

迟钝如我,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思索过,为什么他的邻居哥哥要向他出柜,惊世骇俗。

后来几年Jacky留了长发,他发质很好,软件工程课上,我在后排发呆时常琢磨他绑马尾的手法。

后:

勇哥还没毕业就放弃保研去了一家初创的人工智能公司,他实习时发的朋友圈意气风发与传销味儿浓度几乎相当,我们当然都希望他有美好的未来。前几日看到他的朋友圈:“看着周围的同事逐渐离开,当年的股权兑现财富自由的畅想逐渐冷却,只望一步步走好,无愧当下。”

希望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title:Jacky

author:Anne416wu

link:https://www.annewqx.top/posts/65176/

publish time:2018-07-02

update time:2022-11-10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